当前位置:首页>明星娱乐>内地>正文

《武玮第一交响曲》出版 以声音艺术为日出之地著史

来源:圈里圈外娱乐网 时间:2020-08-06 点击:

分享到:

近日,《武玮第一交响曲》将由上海音乐出版社出版发行。这是一次全息的立体的出版尝试,作品以CD、黑胶唱片和总谱的方式同时上架,总谱配有二维码扫听,读者扫码后即可听到全本无损录音。

《武玮第一交响曲》出版 以声音艺术为日出之地著史

青年作曲家武玮,曾以歌曲专辑《真核》《女唱师》和《武玮先生》三张专辑于音乐界崭露头角,并获得华语金曲奖和腾讯书院文学奖等多种专业类大奖,被听众誉为“女唱师”。武玮在音乐和文学方面的天赋促使她不满足于声乐的表达,从去年开始,尝试管弦乐作品的研究和写作。她用一年的时间写就这部宏大的交响曲,内容涉及到日出之地的神话、历史、族群生活方式和当代人的精神面貌。她以人类学和东方审美的方法论来促进音乐的创新,探索和声、音色和节奏以外的不寻常路线,传承并发展了经典管弦乐的写作。她说:“这部以史为线索的作品,试图将空间呈现来取代时间表述,即转听觉经验为视觉感受,于是,乐器的组织,需要突破传统的和声与复调的一般原则,我称其为声象的交响,即声音要成像,而不仅仅是悦耳。”

《武玮第一交响曲》出版 以声音艺术为日出之地著史

《武玮第一交响曲》又名《日出地交响曲》,日出地,来自于腓尼基语“Asu”,指太阳升起的地方,就是古代对东方的概称。日出地的民族,在龙的传说中兴起,历经成长、繁荣、衰败,如今正面临复兴的觉醒。龙究竟是一种性格的象征,还是精神的寄托,或者是不是命运的庇护,也或者是一个蕴含深意的意象?作者以她独特的音乐手法去追问、探究并还原。作品以广袤的乌拉尔山以东的先民的生活方式为起点,贯穿呈现日出之地各族的神话、历史和精神信仰历程,同时将当代人遭遇的冲突和灵魂复苏交织其中,其冼炼雄奇的手笔天马行空,出神入化。全曲时长50’25’’,分为五个部分,序曲《龙的七个动机和神圣终止》,第一乐章《犀比森林》,第二乐章《毡帐百姓、林中百姓和耕读百姓》,第三乐章《编年史》,第四乐章《大泽》。与传统的交响曲不同,作者增加了类似歌剧序曲的引子。引子中七个动机,互不关联,分别描述了龙的性情、动静状态、一鳞一爪,而所谓“神圣终止”,是关于龙的象征的终极归宿,就是“太初有道”,万物的根源。作曲家武玮的管弦乐思维,并不是为了发展巴托克、勋伯格以及德彪西的三个方向,她独辟蹊径,从声音的组织中指向了声音的视觉,即音响艺术的意象领域。她在第二乐章中所用的竖琴,既不是抒情的、琶音连接推动的,也不是作为颗粒性乐器强调和声进行的,而是真正作为打击乐罗列出宫殿和山川,仿佛让你看到耕读者据江河两岸而生息,铸造如玉的人生,诗梳暖风,歌沥斜雨,繁华从瓷的裂口和织锦的丝缕上泛现珠光。“诗寻静语应无极,琴弄寒声转入微。”

《武玮第一交响曲》出版 以声音艺术为日出之地著史

作品的结构是严谨的,作品的气质是典雅的,但作品的风格却是斑驳而犀利的。

先锋音乐家刘索拉女士评价说:“非常好,那些高音处理和散落的节奏都非常有特点。虽然用了现代主义音响色彩,但不落俗套,大胆。这些现代主义的声音没有了学院气,倒是变成了无拘无束的气息,非常鲜活,有武玮式的淘气时时闪出,还有戏剧般动感。”

作曲家、导演张广天先生评价道:“武玮是非常天才和有想象力的作曲家,尤其在当代交响曲的写作方面,对以声音成象的努力很突出。她将中国的古代音乐美学观念,即声音的物质指向中的意义,融合到管弦音乐中。她的音乐不止是物理性的音响效果,更重要的是审美的,而且富有诗意,充满神性。她的这部《日出地交响曲》以人类学的眼光来考察东方先民和当代人的状态,将人们忽略的可能性展现在我们面前。”

《武玮第一交响曲》出版 以声音艺术为日出之地著史

据悉,武玮的这部交响曲,荣获索菲亚交响乐峰会作曲比赛奖,受邀将参加保加利亚国家交响乐团演奏的音乐会。评委会给她的评价是:“极具个性,完美而精良的写作。”

武玮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,曾是舞台上很有才气的歌舞与话剧演员,后在北欧、韩国等地演出、学习,目前有一系列的交响曲和歌剧的写作计划,并将陆续出版和上演这系列的作品。(文/聂馨)

Copyright © 2009-2020 圈里圈外娱乐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沪ICP备11019108号-1